陕西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苑文采
行走在山里的遐思
作者:宝鸡市陈仓区法院 马高强  发布时间:2018-05-30 16:17:19 打印 字号: | |
  环坪头皆山也。坪头在一个山坳里,不管从那个方向看,四周都是山。山我都爬过了,虽然不高,但都在1000米的样子。这个山坳,傍依黄河最大的支流渭河,有310国道穿境而过,是块福地,村民们在这儿生息安居,耕作收获,很有些悠远的历史可以给不知道的人说说。

  每天跑步走路雷打不动已成习惯,6点起床,绝不赖床。起床后,收拾停当,活动一下筋骨,便开始了一天的运动。

  一年四季,在路上看到的景色、人是不同的,给我的感受也是不同的。我看到了光亮鲜丽,残枝败叶,高楼大厦,残桓断壁;我看到了或喜或悲的脸色,被生活重担压弯了的腰,黝黑的皮肤;他们看到了我的汗流浃背,被生活推着向前走的匆匆脚步,一点一点在变白的黑发。

  三月二十二日,6点翻身起床后洗漱了一下便出了门,天空晨曦初现,远处山形模糊,沿路而行,有微风拂面。

  山随路转,至渭河上边的悬崖处,看河对面的山,已是清晰的了。天上月牙如弯弓一般,还没摘下。渭河在附近的山边转了一个弯,头也不回的东流而去。水映天光,水声却是听不见的。崖边的野桃花粉粉的紫紫的,开的正艳。女为悦己者容,她是为谁在开呢?是怕辜负了这春光,还是怕辜负了自己?山上曾给人无尽欢喜的满山桃花已经败落,零落了一地,她曾为谁开颜,今又为谁魂断?

  跑跑走走停停拍照间,不觉已是5个多公里了。山谷间有小溪,自西而来,东流而去,最后流入渭河。下到谷底,溪水潺潺,清澈见底,水底的石头水草无遮无拦纤毫笔现。以手试水,水很有些凉意。小溪的两边都是山,山名不知。一边山脚下有一棵桃树,另一边山脚下有一棵柳树,都已长有胳膊粗细了,看来相望相守了不少年了。桃树花开了满树,大胆地看着柳树,柳树云鬓高耸,害羞地看着桃树。一阵风过,桃树一地落花,柳树云鬓散乱。

  天色已经大亮,太阳出来了,山顶亮亮的,山与天相接,有白色的云朵在山顶上飘过。山顶上的树是栽在天上的,整整齐齐的一行,在初升的太阳里,像是扛着枪的士兵,又像是巧手姑娘作的的剪影。阳光从树的缝隙射了过来,是一道道刺目的利剑。民房在柳树后隐约,有炊烟从树顶袅袅升起。

  回去的路上,有长着长长尾巴的鸟儿在路边的树上唱着很动听的歌,婉转而悠扬。松鼠从公路上跑了过去,爬到路边的山壁上两三人高处停下来,回头好奇的看着我。女贞树仍是一年四季不变的样子。杨树的叶子已经长了出来,小小的,有长长的穗子,还没到扬花的时候。田野里,东一棵西一棵开着花的是樱桃树,麦苗青青,有黄黄的油菜花点缀其间,她们是上帝派来为这春天的图画调色而来的。山头形状各异,却都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连在了一起。有早起的农夫已在田间挥着锄头干着农活。火车长鸣着从山洞里钻了出来,像一条极长的蛇,不知它要钻到那里去。

  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于我,每天这样的日子就像是一幅幅不同的流动的画,我就是这每一幅画中不断变动的角色。我沉在其中,只是为了使这一幅幅画更加生动;我不断努力着,只是为了使这一幅幅画能画的更美。我行走在画中,看着云卷云舒,风起云涌,日出日落,花开花谢,人来人往,悲欢离合,生生死死,悠悠老去,也是人生。
责任编辑:碧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