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媒体 > 微信
【开讲啦】听商南法院院长讲一起非法拘禁案的始末
  发布时间:2017-09-30 16:40:26 打印 字号: | |

寒冷的腊月天

在长达数小时的时间里

他们在用拳头教训谭某

还逼迫其脱光衣服淋凉水

并用私藏的手铐把他铐在水管上

……

看商南法院院长赵艺如何审理

这起非法拘禁案

点击上方绿标听故事

故事重现

这是一起典型的因讨要高利贷而引发的非法拘禁案,李某、袁某、吴某、朱某,他们都是商南人,是这起案件的被告。


2016年7月4日,被害人谭某向被告人李某借款2万元,约定月利息五分,借款到期后李钊多次索要,谭某都没有还钱。12月23日,李某找来朋友袁某、吴某、朱某帮忙讨债,几个人酒足饭饱后,他们将谭某前后相拥带到商南一宾馆,要求谭某立即还清借款本息,在寒冷的季节,在长达数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在用拳头教训谭某的同时,还逼迫谭某脱光衣服到卫生间淋凉水,并用自己私藏的手铐把他铐在水管上。24日早上,李某让袁某、朱某跟随谭某到十里坪镇谭某的老家想办法筹钱。期间,谭某的父亲和哥哥得知谭道峰被打受辱的情况后极为气愤。到了24日晚上,李某开车去接袁某他们时,为了“讨说法”,谭某的哥哥趴在李某车的引擎盖上不让车走,谭某的父亲拿着剪刀要自杀。


无奈之下李某报警,公安机关到场后发现了李某等人的非法拘禁行为,将3人现场抓获。这一结局,应该是李某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为审理好这起案件,我提前认真查阅了卷宗和法律条文,尤其对公诉书和证据材料反复看了几遍,详细推敲了案情。庭审时,我看到四名被告人年龄最大的32岁,最小的仅20岁,他们在这样宝贵的青春年华,触犯了刑律,将受到刑罚制裁,不由让人扼腕叹息。庭审中,我向被告人问道:“案发时间是12月23日夜间,正值寒冬季节,气温很低,被害人在被你们逼迫、殴打后,被迫脱光衣服在卫生间里淋凉水,被你们用手铐铐在卫生间水管上。这样一种虐待、侮辱行为,使得他完全丧失了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和身心健康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你们于心何忍?”他们无言以对。回想起当初的行为,他们一个个追悔莫极。

 

        在合议庭评议时,讨论对四名被告分别定罪量刑,我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怎样量刑才能做到不偏不倚呢?我综合案情反复推敲后,认为应从时间和行为两方面来分析四名被告人在本案中的地位和作用,进而正确量刑。


        我认为,这个案子是由李引起的,放高利贷追债无果后纠集他人把谭某控制在宾馆起到的作用比较突出,定位主犯。袁某打电话来帮忙的从在县城宾馆对谭某淋凉水、恐吓、侮辱、殴打再到十里坪讨债他参与了所以应定为从犯。凑巧碰见李某后被其叫到宾馆帮忙要债参与了对害人的恐吓、殴打、淋凉水,手铐是他拿的,也属于从犯但是他只参加了23日晚间在宾馆的追债行为,9点来、11点在整个过程中处于协助地位,且没有参与到十里坪追债,所起作用相对比较小;公安机关24日晚抓获李某等人时,他不在场,而是10天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没有参与恐吓辱骂体罚行为,他的作用是看管,在宾馆晚上7点看管被害人到次日早上8点,之后跟着到十里坪谭家里去,虽然朱某始终没有动手,他有前科,2014年9月11日朱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考验期两年。 


         合议庭经过充分讨论,综合考虑案情和四名被告人各自影响量刑的相关因素,最终对四被告做出有罪判决。

         案件虽然一审结案了,但是,案件背后暴露出的社会问题引人深思。


         民间借贷现象在我们的生活中非常常见,但约定超出国家法定利率最高限额的高利贷行为则是违法的。有些人明知高息放贷违法有风险,仍然为追逐高息铤而走险不惜以身试法,近年来,因高利贷引发的各类纠纷案件在司法机关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对在追讨高利贷过程中发生的非法拘禁、故意伤害、侮辱等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严厉打击,但是,这些犯罪行为仍然屡禁不止,案件时有发生。


         2016年发生的山东聊城于欢刺死辱母者案件,就是在被害人以非法手段追讨高利贷过程中,被告人于欢不堪忍受辱骂、殴打等行为,采取极端暴力方式维权导致的血案。本案中,他们在面对谭某时,能够狠下心来,用打耳光、逼迫脱光衣服淋凉水、用脚踹、铐在水管上这些手段,对被害人进行羞辱、威逼?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被告人的法治观念十分的淡漠。四名被告人在发生债权债务纠纷时,不是依靠法律解决,而是进行“自力救济”。他们内心深处认为,为了讨债而殴打、侮辱甚至铐住被害人、冬天给他光身子淋凉水是天经地义的,有的甚至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义之举”,不会触犯法律。

 

院长手记

         案件的审理,使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手中的权力是沉甸甸的,责任也是沉甸甸的。如果不是亲自审案,我不会记住他们每个人的姓名、年龄以及在法庭上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如果不是亲自审案,我不会仔细研究他们每个人在犯案过程中所经历的心路历程。公正司法固然重要,但普及法律知识,让群众知法懂法、自觉守法才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关键。

 

         案件的审理虽然告一段落,但我自己似乎重新经历了一次洗礼作为回归审判台的院长,我重新审视自己手中的法槌,感到格外沉重。此时,我不禁想起了邹碧华的一段话:我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我必须对党的事业负责,党把领导一个法院的任务交给我,我就不再是我自己了。我的角色要求我必须把推动我国法治事业的进步作为自己的使命。只有实实在在把这种使命感融入自己的内心,才有可能转化为一种强大的动力。因此,在这种状态下,无论承受多大的工作压力也不会感到累,无论遇到任何困难也不会屈服,无论处于何种逆境也不会退缩。”或许,对大多数院长来说,多年来把精力主要放在各种事务管理上,重新走上审判台审案,相当于一次“大考”,但我们有信心、有决心,也有责任给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赵艺

赵艺,男,1962年7月生,汉族,山西省武乡县人,中共党员。1980年8月参加工作,本科学历,四级高级法官,现任商南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责任编辑:碧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