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紫阳法官:那年那日那时那事
作者:紫阳法院 王红霞  发布时间:2017-08-08 09:10:08 打印 字号: | |
  时光似水,往事如烟。那年那月那人那事总在不经意中让我想起,历历在目,不能忘怀。

  记得那年是我刚到法院工作不久的一个日子,也是一个烈日炎炎似火烧的七月,我和刑庭的一名老法官因一件自诉伤害案赶往瓦庙镇新光村的当事人家中进行调解。那时候,院里办案的车也不多,再加上山里好多地方不通车,我们只好坐班车在要去的瓦庙镇下车,然后步行30多里山路赶往当事人家中。 一路上,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农人的玉米都卷起了叶子,没有一丝丝风,太阳就像火一样的炙烤着大地,烤的人好像下一秒就要晕倒。我手中姑且还撑着一把伞,可我们的老法官却是头顶烈日暴晒而行,我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的汗水顺着面颊似被水泼过似的往下直流。

  路上少有行人,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零星几户农家屋舍。我们赶紧去到路边一农户家去歇脚、找水喝。身上穿的短袖早已湿透,一拧就是一把水。坐下来小憩了一会儿,就赶紧向农家打听我们要去的那户人家还有多远,农人告知我们大道还需一个小时,但对面堰渠那里有条不好走的近道。同行的老法官听完,哼起了歌儿《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便朝着那不好走的近道迈开了步子,我紧张的跟在他的身后。这哪里是一条路呀!宽不足两尺,山路里面是紧贴崖石不到一米宽的堰渠,外面是几十丈高的河沟,稍不小心,不是掉进堰渠,就是跌下几十丈高的河沟里,让人胆战心惊。走了几步,老法官也停下来了,反复叮嘱我说要小心。我大气都不敢出,走了30多分钟终于走过了那段险路,走到那段险路的终点老法官禁不住长吼一声,说:“加油!再爬几十分钟的山路我们就能到了!”听罢,我有些想哭,那一刻我也终于领会了山里人常说的“看到屋,走到哭”的感觉,但眼下也只好跟着继续往前走,羊肠小路,有些地方只能往下滑,我两手抓住路边的小树枝小心的走着,心中陡然想起初中学过的课文《老山界》,课文里描绘的像是和眼前这幅画面一样的场景。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后边有人大声叫叔叔,回头一看,是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女孩,看起来很文弱,背一个背篓,经过询问,她就是我们要去的那家孩子。听说我们要去她们家,小姑娘很兴奋,她说她上六年级,现在放暑假了,父母一早就告诉她家里有客人要来,让她下山到学校旁边的小卖部去买些菜,看她这么小小年纪背着一背篓的东西竟能行走的自如,我很是感动,老法官要替他背背篓,她坚决不肯,说她背习惯了。小女孩背着背篓,见我走路吃力的样子,就笑着要拉我的手,我听了她的话,拉着她的手走,内心忽然轻松不少。

  就这样跟着她走过一坡有一弯,看到了一片竹林,听到阵阵狗叫声,小姑娘用手一指说,那就是她家。一时间,狗的叫声越来越欢,只见出来了一个男人一边训狗一边着急的笑盈盈的向我们走来,用农人质朴的声音连连不断的说着辛苦了。刚到院坝,狗又开始叫了,我怯怯的扯着老法官的衣服,狗主人连说不怕、不怕,我才敢进屋,主人立即打来水让我们洗洗,我的衣服早已汗透了,可没办法在那样的条件下我也只好抹把脸,任湿衣服裹在身上,我们的老法官顾不得这些了,脱下短袖穿个背心就开始洗,顺时把短袖透了一把水晾在院子里稍作休整后,我们不敢停歇,立即找到村干部赶往被告人也是自诉人的哥哥家里,把他们请在一起进行调解,不知不觉夜幕就降临了,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亲情、法律讲解,自诉人和被告人终于达成了调解协议握手言和,看到他们兄弟俩握手言和的那一刻,我也十分感动,一天的疲惫也顿感烟消云散。

  村干部很是热心再三邀请我们住在他家,因考虑天色已晚,加之此番来时的路况,实在不适合晚上走,我们便欣然同意了。白天的长途跋涉让我精疲力竭,一挨枕头就人便昏昏沉沉的。迷迷糊糊中被一阵狗叫声惊醒,看看表才两点多钟,听着院子里传来的谈话声:“你们真是不简单呀,这么大热天的跑这么远的路赶来现场调解。” “也没什么,只要把当事人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累点没什么……”听着他们一来一去的对话,迷迷糊糊的我又睡着了,梦里我看到了通往山村人家的路是一条宽敞的水泥大道……

  如今我做法官也十来年了,当年的梦也变成了现实,现在乡里的条件也好多了,乡镇村村通公路,好多老百姓也都从山里搬了出来住在了交通便利的安置点,出行方便。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过去了这么久,我却总也忘不掉……
责任编辑:秦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