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户县法官:守护司法理性 传递司法良知
作者:户县法院 戴超波  发布时间:2017-04-27 09:27:13 打印 字号: | |
  记得读高中时,户县法院是我每天往返学校的必经之地,每每经过那镶嵌着铜钉的厚实大红门,自己好似站在彼得•博恩里科笔下的《法的门前》,那门透着一种庄严,门内的世界对我更是一片神秘,我的内心充满无限向往。

  二十年前,当我用虔诚的双手推开那扇厚重的大红门,并穿上那身头顶国徽、肩扛天平的藏蓝制服时,内心是何等的荣耀。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跨进法院之门已二十余载,经过这二十余年的岁月磨蚀,学生时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情壮志早已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无限的责任与压力。

  记得一位老领导说过,我们每位法官每年要经手办理上百件案件,而大多老百姓一生可能只打一次官司,但通过那一次官司,他会对法院、对法官留下终生印象!这句话犹如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使我在办理每一起案件,对待每一个当事人时,都在用这句话提醒自己,多克制少烦躁,多理性少感性,多耐心劝导少急切下判。在法律规范与社会效果之间必须找到最佳平衡点。

  2016年我办理的杨玉、杨杰父子与受害人赵平机动车交通事故赔偿执行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被告杨杰有吸毒恶习且无工作,其70余岁的父亲杨玉用其积蓄为杨杰购买了一辆工程吊车,本想靠此解决孩子的生计,没想到经营不到一年就发生了交通事故。而受害人赵平因这次车祸不幸瘫痪在床,后经法院审理判决,杨玉父子赔偿赵平各项费用共40余万元。判决生效后杨杰长期下落不明,其全家均无固定收入,家中除其妻儿居住的两间房屋外可供执行的财产仅剩那辆事故车辆。而丧失了劳动能力的受害人赵平原本是家中的顶梁柱,事故的发生后也让其家庭立刻陷入困顿。

  事故车辆的评估价仅为4.5元,与本案标的差距甚远,但据被告杨杰之父杨玉所述该车最少要值10万余元。如果依照惯例委托拍卖,最多只能依评估价成交,甚至更少,且还得扣除拍卖佣金,到受害人赵平手中的钱款会少之又少。看着赵平家属急需治疗费无助急切期盼的眼神,我心中很是不忍,反复权衡利弊后我决定打消依法拍卖事故车辆的念头,让被告杨杰之父杨玉自己尽快寻找买主,为双方争取最大利益。

  为了取得他们对彼此的谅解,我多次约双方到庭调解。在充分了解对方的家庭境况后,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协议。经过多方努力,事故车辆最终以9.8万元的价格变卖,卖车款全额赔付给受害人赵平,被告杨家分两年再给付赵平2万元,剩余钱款赵平予以放弃,此案最终得以执结。

  案子虽然结了,但是我内心的触动却久久不能平息。在办理这起案件时,我始终处于两难的境地,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是否应该将杨杰妻儿所居住的房屋也强制执行,这样受害人得到的赔偿就能多一些,可是对那孤儿寡母和风烛残年的老者又该如何安置?

  作为一名基层法官,我们时刻都在情与法之间艰难抉择,努力找到法律规定与社会效果的最佳结合点,我们必须利用有效的司法资源,取得最大化的社会效果,也时常经历法律条文和良心的双重拷问,还好,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责任编辑:秦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