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论坛 > 司法实践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保险公司应否承担诉讼费的一点思考
作者:留坝法院 李桥  发布时间:2017-04-24 11:04:32 打印 字号: |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十条规定:因交通事故产生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交强险不负责赔偿和垫付。《机动车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条款》第七条规定: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现行交强险与三者险条款,均对诉讼费用问题作出了“不赔”的规定。保险公司依据以上两项条款认为保险公司在诉讼中不应该承担诉讼费,一些法院也判决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是否保险公司参与诉讼,无论胜败,保险公司均不用再承担诉讼费用呢?这个问题,值得认真分析

  一、交强险及三者险条款的效力问题

  交强险与三者险的当事人是保险人(保险公司)与被保险人(通常为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按合同相对性原理,交强险与三者险条款只能约束责任保险合同的当事人,即保险公司与机动车所有或者管理人,而不能约束责任保险合同关系以外的第三人(包括但不限于保险事故的受害人)。

交强险与现行三者险条款中“保险人不予赔偿诉讼费用、仲裁费用及其必要合理费用”之规定的适用只限于:保险事故受害人第三人诉被保险人侵权损害赔偿的诉讼过程中所产生的且判由被保险人承担的部分诉讼费用。

  二、保险法第66条的理解

  保险法第六十六条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保险事故而被提起仲裁或者诉讼的,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保险人承担。

  1、该法条所确立的诉讼费用承担规则适用以责任保险合同的存在为前提。

  2、该法条所称仲裁、诉讼费用以及必要合理费用特指:第三者(保险事故受害人)诉被保险人的诉讼、仲裁过程之中发生的诉讼、仲裁费用及其他合理必要费用。在其他诉讼过程中发生的费用则不能适用这一条款。

  3、责任保险的保险合同中没有约定诉讼费用不予赔付。

  4、该法条的功能在于鼓励被保险人在被第三者(保险事故受害人)诉请赔偿的过程中,积极应诉,以免被保险人怠于应诉而使得保险人的理赔数额增大。

  三、从“公平原则”的角度出发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给他人造成人身、财产损失,损失的总额如果没有超过保险公司保险限额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所以,保险公司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如果人身、财产损失超过保险限额的,由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过的部分,则应由事故的各方当事人依责任大小分别承担各自的责任。

  通常情况下,交通事故发生后投保人或受害人要求保险公司给付保险金后,即不会再行主张已给付的赔偿款项。但如保险公司未依法拒绝给付保险金而导致受害人起诉的,则会增加受害人的诉讼成本支出,如判决只由侵权人承担诉讼费用,则有违公平原则。因此,判决保险公司应否承担诉讼费关键取决于在交通事故发生后保险受益人或权利人有无向保险公司提出给付保险金的请求并提供相关材料。如保险公司在保险受益人或权利人提供材料并申请给付理赔款的请求后明确拒绝给付的,在保险受益人起诉时,则应由保险公司在应承担的给付保险金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诉讼费用。

  基于以上的分析,本人认为,因交通事故所引发的诉讼费用承担问题,应当区分三种形来加以讨论:

  一、保险事故受害第三人只起诉被保险人的,被保险人如被判承担诉讼费用,且被保险人就该诉讼费用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的,保险公司可根据交强险及三者险条款之规定,不予赔付。

  二、被保险人赔付保险事故受害第三人的损失后,被保险人与保险人就交强险与三者险理赔发生纠纷而诉诸法院的,如保险公司被判支付保险金的,则保险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诉讼费用。因为被保险人与保险公司的这一纠纷,并不属于机动车事故侵权损害赔偿纠纷,而是一种保险合同纠纷。这一保险合同纠纷的诉讼费用并不发生在保险事故受害第三人诉被保险人的侵权损害赔偿之诉讼过程中。

  三、保险事故受害第三人将被保险人、保险公司一并诉诸法院请求损害赔偿的,如保险公司被判直接向受害第三人支付损害赔偿金,那么这一诉讼过程中所发生的诉讼费用,保险公司亦应予以相应承担。因为“诉讼费用不予赔付”的保险条款约定,只对保险公司与被保险之有约束力,而不能用以对抗保险事故受害第三人。

结论:

  交强险与现行三者险条款中“保险人不予赔偿诉讼费用、仲裁费用及其必要合理费用”之规定的适用只限于:保险事故受害人第三人诉被保险人侵权损害赔偿的诉讼过程中所产生的且判由被保险人承担的部分诉讼费用。
责任编辑:袁辉根